58软文网58软文网


K图 02369_0

  不知道,您还记得当年酷派手机的辉煌吗?不过,如今一切已不可同日而语。3月24日,港股酷派集团发布2021年年报,公告数据显示,公司实现收入6.654亿港元,同比下降18.03%;亏损5.72亿港元,同比扩大45.34%。

  三年可以重返国内第一梯队?

  去年10月,酷派董事长陈家俊曾公开表示,“酷派的目标,是三年内希望重返国内手机品牌的第一梯队。”从2021年的业绩情况来看,不禁让人觉得疑惑。

  酷派集团相关人士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酷派重返第一梯队并不是要在传统制造领域进行”拼杀“,而是要以数字化创新平台转型新业态,推动行业整体优化。”

  对于营收下降、亏损扩大的业绩表现。上述人士表示,在报告期内公司整体处于资源整合、研发及生产新产品阶段,未来将提供极具性价比的产品。

  实质上,酷派集团过去数年转战海外,将重心放在欧美、日本等海外市场,直到2020年底才正式确定了回归国内市场的战略。不过,根据该公司2021年年报,海外市场营收为5.5亿港元,中国大陆市场的营收约为1.1亿港元,海外营收仍占主要比例。

  据悉,该公司在2021年共发布两款新机,COOL 20和COOL 20 Pro.其中COOL 20主打百元机市场,COOL 20 Pro主打千元市场。2021年酷派手机在中国大陆市场手机出货量为12.63万台。

  “近年来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,2021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约3.29亿台,因疫情及上游核心零部件供应持续紧缺,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增长乏力。手机出货量持续下滑,手机产业已经过了超级红利的阶段,投资机会已经很小。”翼虎投资研究员周佳向记者表示。

  酷派集团2021年公司的销售分销以及行政开支总额占总收入86.10%,同比增长24.91%,但营业额却下降。

  “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,酷派集团要想打赢这场翻身仗,除非有产品独特之处。且当前市场竞争激烈,酷派集团的资金并不是非常充裕,打翻身仗是有一定的难度。”艾媒咨询CEO张毅向记者表示。

  不过,上述酷派集团人士认为,“2021年11月23日,公司已签署了8.33亿港元股份认购协议,由SAI领投。经历数轮行业变迁验证的创新实力,以及引入国际顶级战投,都在为酷派以数字化新平台姿态重返第一梯队提供强大动力。”

  正走出“至暗时刻”

  酷派成立于1993年,当时中国手机市场曾由中兴、华为、酷派、联想,即“中华酷联”主导,四家所占比例接近半数。可惜好景不长,2014年运营商突然终止补贴,酷派市场份额急剧下滑。酷派坚持三年后,最终退出国内手机市场。

  “在3G时代顶峰期,三大运营商都在集采的时候,酷派的业务是做的很好。后来随着4G的出现及普及,还有华为,苹果、小米品牌的兴起,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,运营商也不断压缩集采额度直到停止集采补贴,酷派应对不力,丧失了市场地位。”张毅表示。

  同时,不得不提的是,2015年乐视以27.3亿港元价格拿下酷派18%的股份,成为了酷派第一大股东后,也是从彼时起,一切急转直下。随着乐视的资金链断裂,直接将酷派发展拉入异常艰难的阶段,也是造成酷派陷入沉寂最主要的原因之一。酷派在2014年营收净利创新高后,便一路下滑,2016年亏损达44亿港元。

  2021年5月,酷派集团发布新款手机,正式回归手机市场。同年6月底开始,酷派开始按照一定市场容量,将全国分成若干区域,并基于区域建立了“酷派授权服务站”。截至2021年底,酷派在全国已经建立了超过3200家授权服务站。同年10月,酷派委任了四位高管,从酷派公开的这四位的高管简历来看,均有小米工作背景。

  “公司将加快服务站建设,同时亦将一至两个重点省份地区进行更深度的渠道建设,提高市占率;坚定不移贯彻集团长期战略,扩大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优势。”上述酷派集团人士表示。

(文章来源:证券日报网)

文章来源:证券日报网